首页  »  小說专区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叹息的蔷薇】(56)作者:墨染空城
【叹息的蔷薇】(56)作者:墨染空城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字数:5103


              第五十六章悸动

  依晗下班回到家,屋子里空无一人让她感觉好失望,原来真把我生日给忘了,这才结婚没多久啊,男人该不会都是那么善忘吧……咦,依晗很快就发现屋子是精心布置过的,迷人的灯光下,餐桌上摆放着精致的菜肴还有红酒。依晗的胸口噗通噗通跳动个不停,眼角已经有些湿润了。

  我就知道他是不会忘记的,他素来办事精明细心,原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阿!难道,他是躲在屋子里某个角落么?待会举着蛋糕,唱着生日歌突然从哪边冒了出来?

  很快依晗又一次失望了,她发现了餐桌上面有张纸条。

  「晗晗,首先让我祝你生日快乐,永远健康美丽!其次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,原本想要陪伴你渡过一个美好而难忘的夜晚,无奈公司临时通知我过去,恐怕今晚都没办法回家过夜,只好委屈你了。冰箱里有你最喜欢吃的抹茶蛋糕,床上有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自己找点乐子吧,明天咱们见面再聊,永远爱你的,哲航。」
  依晗心中感动,明白这一切花了陈总不少的心思,他一定早早就在家里面布置了。他身为老总,公司有事离不开他,我当然应该理解和支持。依晗眯起双眼,在纸条右下角留下了一下淡红色的唇印。接着她坐到餐桌前,拿起刀叉,嘴里愉快的哼起了小曲,准备细心品味这道精美的晚餐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窗外的天空之中乌云密布、暗流涌动,一场暴风雨正朝这边慢慢袭来……第二天傍晚,陈总带着一身的疲惫走进了家门,依晗上前为他脱下了外衣换上拖鞋。陈总勉强对着依晗挤出一丝微笑,坐在沙发上感觉身心俱疲,真希望能一个人再多待上一会。

  依晗站到他身为为他按摩着肩膀,「你一定很累了吧?瞧你全身都是酒气,工作再忙也要把握好尺度,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先替你放水洗澡吧?很快就可以开饭了。」

  陈总缓缓站起身来,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,依晗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伸手过去拉他。陈总忽然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,忍不住轻声抽泣了起来。

  依晗愣了一会,轻轻拍着他的背部,「你这是怎么啦?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快把手松开一点,人家透不过气来啦!」

  陈总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,他迅速抹去眼角的泪花,双手扶着依晗的肩膀,「没、没什么,我只是有点累,而且我昨晚没有帮你庆生,内心感到过意不去……」

  陈总撒了个谎。他昨晚确实待在公司,但并不是因为工作,而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依晗,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心里究竟是伤心还是愤怒,对依晗应该是同情还是责备。昨晚吃了特效药头疼才稍稍缓解,但是今天整个人昏昏沉沉,也想不起这一身的酒气是从哪来的,今天公司里明明没有应酬啊。

  依晗噗嗤一笑,轻轻拍了他一下,「傻瓜,我是那种任性的小女生嘛?一个生日有啥大不了的?今晚你陪着我也是一样的,走,先去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,待会才有个好胃口,我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生耗,准保你晚上精力充沛,嘻嘻。」
  陈总今晚有些心不在焉,陪依晗看了会电视就借口犯困走进了卧室。没想到依晗如影随形跟了进来,光溜溜像条八爪鱼似的盘在陈总身上,大咪咪不停磨擦着他的背部,一只手还伸到他的裤子里,「亲爱的,难道今晚你不打算补偿我一下吗?人家昨晚生日可是独守空房哦!」

  陈总完全提不起兴致,只想静静地躺一会,「晗晗,我今天真的累了,要不改天吧?」

  「不行,咱俩都几天没有做爱了,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我才能够怀上你的小宝宝?我不管,今晚我还就非要不可了!哼,我可是感觉到你的小弟弟蠢蠢欲动了哦!」

  依晗一下坐了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扒下陈总的裤子,低下头对着他的鸡巴又吸又舔的。陈总刚开始还有些抵触,慢慢的感觉越来越舒服,忍不住闷哼了几声,手掌轻轻抚摸着依晗的秀发。「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跟依晗在一起,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,她对我始终一往情深,还想为我孕育一个小宝宝,我可不能辜负了她。」

  想通之后陈总感觉心里舒坦了一些,腰一挺坐起身来,一把将依晗按倒在床上,扑上去对着她的身体又摸又亲的,动作相当的粗暴。依晗紧紧搂着他的身体,眼神中透着欢喜,「坏蛋,刚才嘴上还说很累不想要,怎么容然变得这么饥渴啦?轻一点,你弄疼我啦!」

  「嘿嘿,我今晚就是要狠狠地干你,让你感受到我浓浓的爱,我要用精液灌满你的子宫!」陈总分开她的大腿,挺着肉棒在她的小穴上不停蹭着,随着依晗大声呻吟,底下很快就湿透了。

  正当陈总准备将龟头顶进那条狭小的肉缝,他忽然僵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头脑里又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那张该死的信纸,想起了依晗被两个男人操得死去活来的画面……依晗纯洁的身体原本只有陈总才有资格享用,可是如今……陈总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又疼了起来,在依晗惊讶的目光注视之下,陈总大叫着跑进了洗手间,砰一声反锁上了房门。

  无论依晗如何用力拍打着房门,陈总充耳不闻,他只是木然的注视着镜中的自己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让我发现这个秘密?原本我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美满,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妻子之前跟两个男人鬼混过?虽然她是被迫的,但是……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,当我跟她做爱的时候,她的头脑里在想些什么?她会把我当成是那两个混蛋么?他们的床上功夫一定很好,才可以控制她这么长时间。

  我知道了……难怪她要偷偷的自慰,原来……原来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了那两个家伙的重口味,所以她对我才会没有感觉,她跟我做爱身体已经变得麻木了……不!!!「陈总大叫一声,一拳击在了面前的镜子上!只听哐啷一声响,镜子上的玻璃四分五裂,陈总的脸在碎片里变得分裂和扭曲,好像映出了陈总内心的煎熬和痛苦,映出他各种矛盾的心态。

  我是那么的爱她,可是她居然背着我和其它男人上床,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!!!
难道她想像我前妻那样背叛我吗?陈总感觉快要崩溃了,他头脑里一片混乱,用沾满血的拳头不停敲击着地板……门外传来了依晗无比惊恐的哭叫声……第二天一早,依晗陪着陈总来到了医院。

  「怎么回事?」

  「头疼得要命,烦燥,脑子里没有办法想事情,好像还伴有短暂的失忆……」「什么时候开始的?」

  「几天前。」

  「以前有过这种症状吗?」

  「几年前患过偏头疼,之后就一直没有复发,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又……」「病历带来了没有?」「搬家的时候丢失了,这几年都没有上过医院。」接着陈总去做了一套详细的体检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医生表示可能是工作压力过大造成的,这在一些位高权重的成功人士身上经常会出现,长时间面对过大的压力,精神一时承受不了,有时候会需要宣泄一下。医生先给陈总开了些阿斯匹林还有安神口服液,要他服用一段时间之后再过来复诊,还要他注意休息多多运动。
  开车回家的路上,陈总拍了拍依晗的大腿,「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?都说我身体没问题了,只是偶尔需要发泄一下,以后我会买个沙包摆在家里当出气筒的,哈哈。」「还说呢,你都不知道自己昨晚有多吓人!我当时都吓哭了,从来没有见过你这副样子。我再次声明啊,从今天开始晚上不许你加班了,身体才是最重要的,钱够花就可以了,有时间多陪陪你老婆,多出去散散心,或者约小李出去学摄影也不错呀,不要整天沉迷在工作之中,知道了吗?这可是我的最后通牒了!」陈总轻轻握住她的手,「知道老婆大人最关心我了,我回到公司就把权力下放,把多点机会留给底下那帮年轻人,我就乐得清闲可以多陪陪我的爱妻咯!怎么样,晚上到哪好好搓一顿?」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依晗对陈总一直细心观察,生怕他又会「旧病复发」。幸运的是,不知道是医生开的那些药片对症,还是陈总的自我修复能力惊人,之后他的头疼病好像没有再发生过了。

  这件事慢慢的依晗也就没放在心上,只不过她还是发现陈总好像有点变了。自从上次头痛病发作,陈总确实变了,他变得对依晗更好了!

  对她的照顾更加无微不至,除了晚上承担起更多的家务活,上班时间还会打电话给她嘘寒问暖的。每逢大节小节,他还主动让依晗寄钱回去株洲,这让依晗有些受宠若惊,这种既会赚钱又顾家的好男人居然让我给碰上了,我还能奢求什么呢?就连Sucy都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得不太真实,她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才是最正确的,她认为陈总有事在瞒着依晗。

  还有一件事情让依晗百思不得其解,陈总白天和晚上好像判若两人。晚上只要进入做爱的模式,陈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温柔体贴,而是动作粗暴花样百出。虽说这是依晗主动向他暗示过的,这过程确实也比较刺激,可是总觉得陈总现在只是将她当成泄欲的工具,脑子里只是想着如何变着法子玩弄她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陈总越来越变本加利,经常一边干着依晗一边嘴里骂着脏话,有些话简直不堪入耳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妓女。陈总把依晗的小穴当成是一件玩具,几乎所有条状的东西都想插到里面试试。他购买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,隔三差五就用这些假阴茎、肛珠、震动棒什么的往她身上招呼,有时还会拿出冰箱里的胡萝卜、黄瓜什么的插到她的小穴里。看着依晗发出恐怖的尖叫,陈总就会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依晗有些忍无可忍了,这还是之前那个温文尔雅的陈总嘛?怎么一到床上就变得不可理喻了?有一次做爱中途,她鼓起勇气向陈总表示,自己是因为爱他才让他为所欲为的,希望他懂得尊重女人,不可以将她当成是一个荡妇来对待,夫妻之间的床第之欢也应该有底线才对。

  陈总当时冷笑了一声,「放心,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,咱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你更爽,让做爱变得更刺激,反正也无伤大雅,还能增进夫妻间的感情。只要你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,只要你没有背叛这段感情,我保证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!我花了这么多心思在床上,不就是为了让你快乐吗?你不是每次都把床单弄得湿透了,咱俩在一起这么久,我也是刚知道你底下能喷水呢,哈哈!」依晗内心咯噔一声响,陈总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对不起他的事情?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了吗?依晗只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气,躺在床上任由陈总为所欲为,再也没有精神去享受性爱的乐趣了。

  依晗整晚心事重重彻夜难眠,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早上,她躺在床上对陈总说昨晚太累了,今天想晚点去上班。陈总一到白天彷佛又恢复了「正常」,搂着她细声安慰了好久,对她说干脆今天就别去了,好好在家休息,还到厨房为她准备好了早点,这才匆匆赶去上班了。

  听到关门的声音,依晗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,睡衣也没穿,光溜溜地跑到梳妆台前,将旁边的抽屉整个拉了出来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弯下腰朝里面望去……老天保佑,那个白色的信封还好端端的待在那里。依晗伸手将它取了出来,用颤抖的手指取出了信纸,前后左右仔细研究了一会,好像没有被拆开过的痕迹,陈总应该没有发现那件事情,看来是自己做贼心虚,才会因为陈总一句不经意的话就对号入座。我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了,他如果真的看过这封信,他还能对我那么好?除了晚上做爱变得有些荒唐,其它时候他还是那个他,对自己也是好得没话说。

  他白天工作压力那么大,晚上就当是让他发泄一下,只要他的头疼病不要再犯就好,做爱权当是物理治疗了,嘻嘻。虽说他玩得有点过份,好在也没有伤害到我的身体,我就暂时抛开无谓的自尊吧,既然是夫妻,就不要计较太多。更何况,虽然这种做爱方式有点变态,但是这样玩确实也挺刺激的,还可以带给我更多的高潮,算啦,只要知道他爱我就足够了。

  依晗走进洗手间,将那封「遗书」烧成了灰烬,又冲进了马桶里。这样,世界上除了Sucy,就只有那个神秘人知道自己这段不可告人的往事了。

  依晗一直为自己寻找借口去接受陈总在床上的转变,可是她发现越是纵容对方,他就越是过份,尺度也是越来越大。这天晚上依晗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,准备再一次接受陈总的玩弄,忽然发现他从床下拿出了几件东西……定睛一看,这些东西似曾相识,手铐脚铐、眼罩、项圈、口塞、乳夹……依晗呀的一声尖叫,整个人缩成一团不停地摇头,眼神之中全是惊恐和无助。

  陈总狞笑着爬到她身边,想把她的手铐在床屏上,「你怎么啦?怎么脸色那么苍白?我不过来想玩点新花样,咱们之前不是专程跑香港看了『五十度灰』嘛,里边的男女主人公就是这么玩的。不用害怕,我不会乱来的。」依晗拼命地挣扎,双腿乱踢,「不行,这绝对不行!我不会让你捆住我的,我害怕……」「怕什么?我可是你的老公啊,又不会真的伤害到你,试一下嘛,保证你体验到不一样的刺激!不要再闹了,我可要生气咯。」依晗一看到这副「刑具」,就想起从前被TERRY他们蹂躏的日子,想起四肢被十字扣固定无法动弹,就像是一只光溜溜任人宰割的羔羊,依晗全身就不由得瑟瑟发抖,差点小便都要失禁了。如果被哲航这样玩弄我,他跟那两个混蛋又有何区别?我不要,我再也不要经历这种日子!
  依晗缩在床角不停地摇头,吓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,脸上全是祈求的神色,只希望陈总能够放她一马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加载中